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五章:不及格的王子5

看着上楼的苏落落,沈萍眼神里浮现出一抹心疼,随后摇了摇头,往书房走去。

      站在办公桌前的南宫海见南宫爵就要坐下,呵斥道,“我让你坐了吗?给我站好!”说着还伸出手指点了几下南宫爵,示意他站好。

      “爸,你好好的干嘛骂我啊?”南宫爵站着边晃边说,心想那个女人到底给他老爸老妈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们为了一个外人这么大动干戈的。

      “为什么骂你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你都对妹妹做了什么?”从外面进来的沈萍站在南宫爵的身边,声音低了一些,“妹妹自幼便生活在那种家庭,你应该有同情心,现在既然爸爸妈妈收养了她,今后她就是你妹妹了,如果我们不关爱她,那她在这个世界上还能感觉到一点温暖吗?”

      南宫爵似乎对沈萍的话感到不可思议,抬眸看向她,“妈,可是我不需要妹妹,她那副可怜样都是装出来的,你们都被她骗了,哪有女儿揭发自己的母亲的,这种人……”

      “够了!”南宫海还没等南宫爵的话说完,就直接将他打断,“要是今后让我们发现你再欺负落落,到时候我就将你的腿打断!给我上去面壁思过!”

      南宫爵闻言,深深地蹙起了眉心,最后眼睑垂落了下去,让人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他插在裤兜的手心缓缓地收紧,然后是猛地转身而出。

      “这孩子,都是让你娇生惯养出来的坏毛病。”南宫海看着门口的方向,对沈萍说道。

      沈萍什么也没说,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阿蛮放好热水,并且拿好苏落落的睡衣,苏落落便让她下楼休息了。

      洗好澡出来,苏落落环视了一圈房间,见南宫爵并没有进来,她松了口气,见房门没有锁,苏落落第一时间便走到门口将房门锁了,才安心的往床的方向走去。

      苏落落刚要躺下,右脚却撞到了边上的床头柜,疼的她龇牙咧嘴抬起瘦小的脚丫,才看到脚底下都磨出了好几个水泡,刚刚那一撞破了皮更加的疼了。她叹息了一声,比起在家里被林琴娟时不时地毒打虐待,这点算的了什么?算了,赶紧睡会明天好去圣洛皇家学院报到,再不睡就要天亮了,都怪那个讨厌的南宫爵,亏她还叫他一声哥哥!

      但是又能怎么办呢,他才是这个家里真正的主人,沈萍和南宫海已经教训他了,她还能说什么呢?苏落落自我安慰完毕,便准备躺下去。

      “啊……唔……”苏落落躺下去时感觉后背压到了什么,吓得她猛然弹起来,刚猜测到什么喊出声时嘴巴就被一只大手给用力的捂住。

      木质香水味夹杂着特殊的温热气息打在苏落落的鼻翼,她心里陡然一惊,就在她下意识往后看时,南宫爵已经粗暴的将她整个人推倒,然后重重地将她压在身下。

      一得以呼吸新鲜空气,苏落落就大口的喘气,呼吸刚顺畅了一点,又因为少年离得近近的俊颜而重新困难了起来,她语气有些凌乱,“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刚她还以为南宫爵没有进来,还以为自己锁上房门有安全意识,却不料他早就有预谋了,看来,不将她往死里整,这小子是不会死心了呢。

      “这里是我家,我在哪儿还需要向你报告吗?”南宫爵傲慢的回答她,说完便一手揪住她的睡衣,“倒是你这个野孩子,不回自己家不要脸的跑来我家住,你还有没有尊严!”薄纱般的蕾丝睡衣只是让他轻轻一扯,便撕扯了开来,露出她胸前的一大片肌肤,这着实让南宫爵有些意外,他愣愣的看着上面好一阵子,才仓皇收回眼。

      苏落落红着脸紧了紧被他撕碎的睡衣,算是勉强盖住了身体。

      “的确不需要跟我报告,可是你在女孩子的……房间里,会不会有点不合适?”面对南宫爵咄咄逼人的质问,苏落落憋了半晌才憋出这么弱的一句话,虽然她很生气刚才被他捉弄的那么惨,但心里权衡了利弊后,她还是觉得算了吧,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为了能稍微顺利一点的完成学业,苏落落的策略是忍气吞声。

      南宫爵像是听到可笑之极的话般冷哼一声,“不合适?”他随即便眯起了锐利的眸子,“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是真正的不合适!”他眯成狭长缝隙的双眼迸发出一股震慑人心的危险,让人望而生畏。

      还没等苏落落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欺身压了下去,不由分说的堵住了她的粉唇,像是惩罚般的啃咬了几下,又嫌弃的猛地从她身上起身,站在床边上看着呆若木鸡眼睛瞪圆的少女,愤恨的警告,“苏落落,既然你有本事住进我家,有本事回来……”他说着突然停顿了下,眸底闪过一抹暗光,才将冷漠的话说完,“你最好每次都能像今晚这样好运,这只是刚刚开始!”

      说完,他便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一方手帕,用力的擦拭了下薄唇,然后再是用力的将手帕扔到床上,转身踏出卧室。

      苏落落有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还是让粉唇上的疼痛拉回的思绪,刚才那个臭小子对她做了什么?吻了她!?不,这不是吻,顶多算是咬而已,可是,怎么说他的唇也是亲到了她的,这么说,她珍贵无比的初吻就这么没了?南宫爵,死变态!苏落落在心底暗暗骂了声,才总算平复了一丝丝的愤恨,躺下来缓缓进入了梦乡。

      清晨的阳光和煦的透过镶金的玻璃窗照耀了进来,洒在席梦思粉色大床上安静沉睡的少女身上,仿佛为她镀上了一层金黄,许是太过于惬意,少女微微嘤咛了一声,才渐渐转醒。

      苏落落猛地坐起身来,下一秒立刻看了眼时间,见还来得及才松了口气,昨晚都怪那个南宫爵,害她睡得有些晚了。

      洗漱好下楼,一家三口已经都在餐厅了,见她下来,沈萍第一个开口,“早啊落落,我说让你多睡一会儿呢,这么快就醒了?”言语中满满的慈爱,跟昨晚教训南宫爵时判若两人。

      “早。”苏落落环顾了所有人一圈,意料之中的,南宫爵给了她一个充满杀气的眼神,她自动忽略掉,苏落落坐了下来,准备用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