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四章:不及格的王子4

没有见他付车钱,南宫爵就直接下车打开后座车门,“下来。”他一脸的冷漠,看着她的眼神有些阴恻恻的瘆人,跟刚才的温柔仿佛判若两人。

      内心升起一抹不安之感,苏落落跟着走下车去,出租车停在那儿并没有开走。

      夜色下,苏落落看了一眼昏黄路灯下的南宫爵,再环顾了一圈他们所站的地方,这里是一处偏僻的郊区,周围除了密密麻麻的两行桉树外什么也没有,静谧的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看着周遭安静的一切,苏落落感觉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她的心莫名一紧,“哥哥,不是喝奶茶吗?”

      “喝奶茶?哼!”

      南宫爵的神色看起来十分漫不经心,而那深邃的眸光却深不可测,他如同倨傲的王子,借助挺拔的身躯,俯视着苏落落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苏落落被他看得心头一滞。

      这时南宫爵笑了,笑得很突兀,但仍是好看的不像话,就像是吸血鬼,正在优雅的,危险的,一点点伸出他的獠牙,“你觉得这里像是喝奶茶的地方?”

      他口中好闻的薄荷香气夹杂着身上的木质香水味道,拂在苏落落的脸上,让她不安的心脏漏跳了一拍,随即摇了摇头,“不像,那你带我来这里是做什么?”说完,她眨巴了几下晶亮的星眸,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危险气息的来临。

      而她单纯青涩的样子让人看着不忍生出一丝邪念,只是,单纯的女人会想尽办法住进南宫家?单纯的女人会抢走他的父母?

      南宫爵心想,都是装的,这种女人最擅长的不就是伪装吗?

      他眸子清冷的扫过她瓜子般瘦削的脸颊,凛冽道,“带你来这里,自然是要告诉你,想要在南宫家住,没那么容易!”

      说完他挺拔的身躯擦过她的,修长的双腿大步迈向出租车,打开车门要坐进去时,身后传来的一道微弱颤音让他陡然停住脚步,“哥哥……”

      随着话声,当少年转过头来时,看到苏落落泛红的眼圈神情一滞,连呼吸也在不经意间慢了半拍,只是一瞬间后,他的俊脸便浮上厌恶,“不要叫我哥哥,我不是!”然后是急急地直接钻进了车内。

      出租车终于扬长而去,掀起一地的尘土,模糊了苏落落的视线,她哭了,独自一人站在原地,哭的泣不成声。

      恐惧的苏落落在心底呐喊,她恨!她恨林琴娟,她恨恶魔王子南宫爵,她甚至恨这整个世界!

      可是现在她该怎么办?

      无声的滑落下两行清泪,站在夜色下一动不动的娇小的苏落落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这里是哪儿?

      出租车开了大概有半个小时,那么这里离南宫家一定很远才对,而南宫爵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将她从他家里赶出来,原来,他真的是在捉弄自己,她还可笑的以为他并不是,真是一个阴险的人呵。

      苏落落内心的不安开始蜂拥而上,如果她今晚不能回去,她明天就没办法去圣洛皇家学院报到,如果她不能回去,她甚至有可能就会死在荒郊野外,不,她不能死!她必须要回去。不管南宫爵怎么赶她,她都得好好的在南宫家待着,因为她得继续上学,她得活着,就算是要离开,也不是现在。

      抬手擦拭掉眼泪,苏落落顺着记忆中出租车开过来的方向,沿路往回走着。

      就算是走到天亮,她也会找到回去的路。

      回到家里的南宫爵,打开房门蹑手蹑脚的上楼,看到沈萍和南宫海并不知道他出去过,心里顿时有种窃喜,终于把那个女人给赶出去了!

      坏女人,不光想住在他家里,还想要在圣洛皇家学院上学?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母亲是这样,教出来的女儿也是爱慕虚荣的家伙。

      躺在床上心情大好,南宫爵很快便沉沉睡去。

      直到凌晨三点多,熟睡中的南宫爵才隐约被门外的响声给吵醒,少年反应敏锐的睁开朦胧的睡眼,转动了两下黑眸才倏地坐起身,随意的套了件黑色风衣,便走出了卧室。

      当他看到被淋成落汤鸡的苏落落时,下意识的便往窗外看了一眼,外面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南宫爵震惊的嘴巴微微张着,这女人是怎么走回来的,他特意将她给带到偏远的郊区,她竟然还能找回来,本以为她不是被野兽叼走,就是找不到回来的路,而她却不到三个小时就回来了,这个结果实在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听到开门声的还有沈萍和南宫海,他们从房间出来便看到站在门口哆嗦成一团的苏落落,沈萍猜到什么顿时看向南宫爵,“天哪,天哪,你都对妹妹做了什么!”她说着便着急的往站在门口的苏落落走了过去。

      南宫爵不以为然的扫了一眼苏落落,满脸的鄙夷,没有说话,只是傲慢的将双手插进了裤兜,似乎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

      沈萍双手放在苏落落的肩上,感受到她浑身都在发抖后猛地拧眉,“落落,快告诉妈妈,阿爵他对你做了什么?”焦急的声音带着丝丝颤抖。

      南宫海看到满身被雨水打湿,冻得唇色发紫的苏落落,还不等她开口,便说道,“先别问了,赶紧让落落先洗个热水澡,然后在被窝里躺一会吧。”说完,他便疾言厉色的瞪向南宫爵,“你,跟我到书房来!”

      南宫爵散漫的跟着南宫海往书房的方向走去,抬脚之前还狠狠的给了苏落落一个邪恶的眼神,让本就冷得发抖的苏落落感觉更加的冷了。

      这时,管家阿蛮也已经从卧室出来,看到这样的一幕她下意识便看向南宫爵,几乎不用想,所有人都知道是他干的。

      “阿蛮,伺候小姐去洗澡吧。”沈萍看着阿蛮吩咐了声,又看向苏落落,“落落先上楼去洗澡吧,不早了,明天还得去学院报道。”

      “嗯。”苏落落情绪有些低落的点了点头,她的确很累了,也很冷,脚下也大概因为在柏油马路上走了太久,被磨得生疼。

      “是的太太。”阿蛮回答完,便说,“落落小姐,跟我上楼吧。”

      苏落落也没有推辞,换做是平时,她洗澡还不至于娇气到需要人伺候,但现在,她连多说一个字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说不定很快,南宫爵就又会找上她的麻烦,她得留着点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