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二章:不及格的王子2

沉着的脚步声在她耳边响起,南宫爵不知何时突然上前一步,逼近苏落落,“你问我想怎样?”他冷哼一声,随即眯起凤目,狭长的缝隙里散射出一抹危险气息,“你这种贪得无厌的女人我见多了,不就是跟你妈一样爱钱吗?怎么,我妈十七年的资助,还嫌不够?”

      他想怎样,他当然是要将她赶出去!

      在南宫爵看来,苏落落向沈萍揭发林琴娟准备挪用公款,不过是她们母女两上演的一出苦肉计,目的就是为了住进南宫家,他是不会让她得逞的!

      对于他的话,苏落落没有反驳的理由,苏家的确接受了沈萍十七年的资助,尤其是对她来说,要不是好心的沈阿姨,苏落落早就辍学在家了。

      只是,他说她爱钱,说她贪得无厌,凭什么?

      “沈阿姨帮助我我很感激,我以后会还的……”苏落落说着便没了底气,连她自己都觉得那么没有说服力。还,她用什么还?如此浩荡的恩惠,她还得了吗?

      可是,她一定会努力的,努力的完成学业,努力的画画,再找一份好工作努力赚钱,最后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家。苏落落在心底暗暗发誓。

      果然,听到她的话,南宫爵露出了一抹嘲笑,他笑起来的模样嘴角微微斜到右边,苏落落腹诽笑得像是中风了似的,但却该死的依然出奇的格外好看,甚至还带着点妖异的魅惑。

      面容精致,脸色却憔悴苍白的苏落落,看上去像极了一个不小心陨落凡间的折翼天使,好看十分,却异常柔弱,看着让人生出爱怜。

      但南宫爵知道,这只是这类女人伪装的面具而已,下面隐藏着的,不过是一颗恶毒而又肮脏的内心。

      只听得他从鼻腔里发出冷嗤,“以后?是十年,还是二十年?”少年的语气越发的厌恶了起来,“真是个贱女人!”

      南宫爵说完刻意的用肩膀撞向她,他的力道十足,猝不及防的苏落落猛地跌坐到了地上,疼的她陡然蹙起眉心。

      苏落落愤恨的抬眼看他时,还未说话又见他的薄唇轻启,语气薄凉,“别妄想能住在我家,你给我记住,总有一天,我会将你赶出去!”

      他射向她的那抹慑人的眼神让苏落落顿时感觉一股冷意从脚底窜到头顶,危险的若有所指。

      南宫爵转身离开,脚尖踩在她的粉色裙摆之上,不,他脚下践踏的,是她的尊严!

      可是,尊严?呵,天生就注定了卑微的苏落落,又谈何尊严?

      当苏落落回过神来时,孤傲的少年早已经不在,只剩下他落下的一袭不屑的尘土,还有红着眼圈,却倔强得一直不肯让雾气凝聚成泪珠的苏落落。

      她捏了捏手指,抖着身子站起来,有些茫然的看着偌大空旷的粉红色卧室有点无所适从,她习惯性的闭了闭葡萄眼,选了窗边的位置坐下。

      苏落落抬起隐痛的左手腕轻轻地掀开粉色窗帘,一道灼热的光束肆意的穿过玻璃窗射了进来,刺得她的肌肤生疼,她在心底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都这样?

      她那个懦弱无能,没有主见的父亲苏继天是这样,她嗜赌如命的母亲林琴娟也是这样,而如今的南宫爵还是这样!

      苏落落的手无力的垂落,散落下来的窗帘将她小小的身体掩盖在那儿,好似根本就不存在般的渺小。

      每当林琴娟将她一个人锁在暗房时,苏落落就像现在这样,躲在窗边的位置,害怕无助得蜷缩成一团,不知道想到什么,她的身体突然抖动了下,感觉通体发寒,苏落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缓缓地靠在热得发烫的玻璃窗户上,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在茫然无助的挣扎中感受到一丁点的存在感。

      在苏家她不受父母的疼爱,如今住在这里,她没有尊严,总有一天,她要有尊严的活着。

      苏落落靠在那儿,缓缓闭上了双目,前天的一幕幕就好似是一张张网,交织着她的神经末梢……

      “苏落落你这个鬼孩子,我辛辛苦苦养你十七年,你就是这样背叛我的?吃里扒外的东西!”林琴娟愤怒的声音随着手中的软绳落在苏落落的身上,一旁是坐着抽闷烟一声不吭的苏继天,听到隐忍的呻吟不时抬眸看向跪在地上的苏落落一眼,很快又垂下头去,还有一脸幸灾乐祸的苏小霞。

      背叛?不,她这不是背叛,她只是不希望林琴娟犯错,犯错是不对的。

      当前几天苏落落不小心听到林琴娟要挪用公司公款时,思量再三的她最后还是决定将此事告诉了沈萍,以免她酿成无法挽回的大错,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苏落落知道沈萍夫妇会原谅林琴娟的,而结果也证明了她是对的。

      被毒打的多了,也就麻木了,这一次,苏落落照旧没有挣扎半分,顶多被打的实在疼痛忍不住呜咽那么几声,还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苏小霞看着满身伤痕的苏落落,尖锐的嗓音响起,“妈,别给打死了啊,怎么说她还是有点价值的。”苏落落听言看向苏小霞,她的长相跟她的名字一样平凡无奇,脸上是一副不该是十八岁的孩子该有的恶毒表情。

      苏落落自然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是因为惦记南宫家的资助罢了。

      可是她不明白,同样是林琴娟所生,同样是苏家的孩子,为什么苏小霞可以得到疼爱,而她却不能。

      然后,她就被关进了暗房,那个苏落落不知道一个人度过了多少个夜晚的,没有灯光,没有温度的暗房。

      不清楚沈萍是怎么知道她又被虐待的消息,总之那天晚上她来了苏家。苏落落不知道林琴娟和沈萍交谈了什么,她只从姐姐苏小霞的口中得知,她的父母没有钱供她念书了,心善的沈萍同情她,便花了三十万将她买下了,换言之就是她的亲生父母,将她抛弃了。

      真是讽刺呵,没有钱供她念书?这些年来,他们又何曾出过一分钱供养苏落落?只不过是找了个新鲜的借口拿她换点钱罢了。

      不过苏落落不解的是,沈萍固然心善,一直以来她顶多只是资助苏家,为什么突然提出收养自己?

      算了,苏落落安慰自己,不管如何,她如今唯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好好读书,只有这样才能摆脱如今糟糕的命运,是的,打死她也不会放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