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章:不及格的王子1

      仲夏,烈日毒辣异常,几乎能将人的皮肤灼伤。

      苏落落拖着老旧的大大的行李箱,站在奢华的独栋别墅外,高高的围墙将别墅与外界隔绝开来,森严肃穆的氛围透露着生人勿进的冷冽,也彰显了主人雍容华贵的身份。

      周围传来的蝉声一声尖锐过一声,让人听着莫名的烦躁,正午的阳光将苏落落的黑葡萄大眼睛晃得很是刺痛,她眨巴了几下黑亮的眸子,长长的睫毛倒影下一片热带雨林。

      喘着粗气的苏落落总算将行李箱吃力的拖到了豪华高档的红木门外。

      她轻轻地拍了拍手掌心,隐隐作痛的左手腕上本就裂开的伤口早已经拉开了不少,她微蹙起眉心,上面有些血肉模糊,看着甚是狰狞。

      似乎习以为常的苏落落抬起右手按下门铃,过了大概好长时间,房门才被人打开,开门的是一个高大而又帅气的少年。

      第一眼看到南宫爵的这一幕,苏落落脑海里只剩下了两个字,那就是王子。

      之前就听沈阿姨说南宫爵跟自己同岁,然而同样是17岁,她却需要仰着头才能看到他这张好看的脸庞,大概不会低于一米八吧。

      南宫爵的好看是脱颖而出的,带着点野性和清冽:他饱满的额前散落下几缕略微凌乱的短发,却丝毫不减帅气,反而为他增添了一种放纵不拘的气质,高挺的鼻梁仿佛是巧匠精心镶嵌在上面似的,他的眼睛貌似跟别人的不一样,深邃幽黑得让人难以忽视,真真是剑眉星目,就像是被深深地吸了进去,仿若坠入银河。

      偏生他此刻穿白,更多了一股冷冽的气息,他背后直直照进来的光束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其中,俊逸得近乎虚幻。

      见他鄙夷的眼神从自己手上掉皮的旧皮箱扫视而过时,苏落落无措了两秒后将右手状似不经意的贴在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上,然后是偷偷擦拭了下,准备伸出去跟王子握手问候一声“你好”时,就听到一声讥诮而又玄寒的讥讽腔调:“乞丐!”

      说完又不屑的扫她一眼,充分的表达了对她的轻蔑后,才转身走了进去,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给她。

      他竟然……称呼她为乞丐!果然最苦莫过于篱下之苦呵。苏落落闭了闭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呼出时已经带了些颤抖。

      如果说王子在青葱少女心目中的印象是一百分的话,那么眼前的南宫爵,苏落落顶多只能给他五十分,是的,不及格!

      这么没有礼貌,没有绅士风度的王子,真让人讨厌呢。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不光穷还可怜的苏落落自然比一般人家的孩子要懂事得多,她低头看了瘦削的自己一眼,在心底叹息一声:今后就要寄人篱下了,所以要跟人家好好相处才对,况且,她必须住进南宫家,才能继续上学。

      这么想着,她松了口气,跟着走进南宫家。

      入目的是一片金黄色,家具是金黄的,吊灯是金黄的,墙壁是金黄的,就连昂贵的软木地板,也是金黄色的,金碧辉煌犹如宫殿般奢华高档的装潢,让苏落落顿时产生一种仿若置身皇宫的错觉。

      女管家阿蛮吩咐佣人将她尴尬的行李箱拿走了,说是她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言外之意是她带来的那些东西,今后在南宫这样的贵族家庭是不会有用武之地了。

      人人皆知,圣洛市有三大贵族世家,三大家族分别高居圣洛市财富值前三。

      而苏落落此时此刻所处的,就是连续三年蝉联富豪榜,三大家族之首的南宫家。南宫爵的父亲南宫海是一名电商商人,在苏落落出生之前,她的母亲林琴娟就已经在南宫集团旗下的分公司任职会计师了,而多年来,沈萍对苏落落颇有照顾,在苏落落心里,沈萍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有爱心的女人,也是她最敬佩,最感激的人。

      阿蛮又将苏落落带到沈萍特意为她准备好的房间。

      看着卧室里面一片浩瀚的粉红好长时间,苏落落才走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上了一件同是粉红色的连衣裙,其实她并不喜欢这个公主专属的颜色,大概是沈阿姨觉得她会喜欢吧,苏落落知道自己不能辜负了沈阿姨的好意,便穿上了。

      站在镶着金边的镜子前,苏落落看着镜中的倩影,裙子很是合体,蕾丝边的收腰设计将她纤瘦的身材衬托得有那么点公主的味道,当然,她并不是公主。

      她虽是林琴娟亲生的,但林琴娟在苏落落的眼里,却比后妈还要恶毒。

      嗜赌如命还爱喝酒的林琴娟,每每赌博输了,喝醉酒了,就拿她出气,这十七年来,苏落落已经不记得自己被打过多少回,被关在暗房多少个夜晚。

      就在苏落落以为,林琴娟的虐待是她最不能忍受之痛时,她发现自己错了,因为比起前天发生的事情,那些又算得了什么……

      镜中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一道不容忽视的挺拔身影,将苏落落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她仓皇转身便撞到南宫爵健壮的胸膛,他白色的衬衫擦过她的鼻尖,顿时充斥着一股木质香水的味道,淡淡的,有点低调,却透露着品味,总之,是苏落落说不出名字的香水味。

      苏落落不禁下意识后退两步:“你是故意的?”知道刚才并不是自己不小心撞到南宫爵,而是他分明故意找茬,她忍不住问出口。

      南宫爵嘴角浮起一抹轻嘲,右手插进裤兜:“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把我怎么样?”挑衅意味明确而直接。

      这小子真是有点幼稚呢,貌似是一个喜欢欺负人的孩子。

      苏落落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实话实说:“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是,你想要怎么样呢?”

      她现在被母亲林琴娟卖了,住在这里是善良的沈阿姨对她的恩惠,而南宫爵是主人,所以,她又能怎么样呢?

      只是她很好奇,陌生的南宫爵为何对自己如此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