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Part3  传奇风云人物

      几人相继离开,并没有看到身后江寒雪愤恨的眸光,一只手用力的抓在花束上,仿佛在宣泄她此时失落的心情。

      直到那背影完全消失,江寒雪这才一把将那花束丢弃在地上,双脚不断肆意的踩踏上去。

      过往经过的同学不断,看到江寒雪此时的模样,也都躲得远远的,只是那眸光中的嘲讽与轻蔑却是显露无疑。

      暗恋卓子寒,这是女生们心照不宣的秘密,一旦有人打破了这种平衡,想将卓子寒占为已有,必定会引起大家的不满,这是毋庸置疑的事。

      接收到过往同学们神色不一的眸光,江寒雪也只好装作视而不见,既然当初决定表白,就说明早已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表白成功,她江寒雪就成为了卓少的女朋友,位高一等;表白失败,也最起码引起了卓子寒的注意,她江寒雪就不怕会打动不了他卓子寒。

      只是卓子寒今天他的态度却是令江寒雪怎么都没想到。

      江寒雪与卓子寒前后桌一年,自认为再了解卓子寒不过。卓子寒不喜欢与人靠近,就连说话也是惜字如金,从来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可对那个女生直觉告诉江寒雪,卓子寒对她很不一样。

      她一个初来乍到的新生,凭什么可以得到卓子寒的青睐?江寒雪不甘心!

      “姐,怎么回事啊?听说你表白时被人抢了风头,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欺负我姐?”

      这时,从江寒雪身后跑来一名桀骜不驯的男孩子,身材高大,英俊帅气,只是眉宇间透出与之年龄不符的戾气,令人不敢靠近。

      此人正是江寒雪的弟弟--江朗,江朗是江寒雪的同胞弟弟,只比江寒雪晚出生几秒钟。姐弟俩感情从小就特别好,只要江朗想要的,江寒雪从来不会与之争抢。

      此时江朗的额头上密布着细汗,显然是听到消息后,急着赶过来。

      听到江朗的声音,江寒雪也停止了脚下的动作,眸光中流露出来的神色也更加委屈,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好不让人心疼。

      即使冷清秋的身影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江寒雪眸光中想要颠覆一切的冷厉却还是真实存在的,与弟弟江朗抱怨着:“是个叫什么清秋的新生,都是她害得我在全校女生面前丢脸,以后还让我怎么呆下去?”

      “好了好了,有我在,你怕什么?这件事我来处理,保证让她不出一个学期就休学,你就想着怎么赢得你喜欢之人的心吧!走了,带你去舒缓一下心情!”

      说着,江朗便拉着江寒雪,朝着校门口走去。

      原地被肆意践踏后落败的花还在,只是不像刚刚那样鲜艳与高雅,那样的孤零与落寞,就如同此时江寒雪的心情。

      另一侧,冷清秋拉着夏侯佳一路狂奔,沿路擦肩而过的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神色看着她们,直到跑回了宿舍楼下,两人这才停下了脚步,呼哧呼哧的喘息着。

      “我说刚刚你还义正言词的数落着卓少的不是,现在你跑什么?”

      夏侯佳微微躬身,双手拄在膝盖上,不停的喘着粗气,看着冷清秋不停的回头张望着,不解的问道。

      “不是你说的,让我离他远点,免得成为全校的公敌吗?再说,咱们聊天,他突然出现在我身后,算是怎么回事啊?那个变态男,连走路都没有声音,果然够变态!”

      直到确定了身后的卓子寒没有跟上来,冷清秋这才放下心来,泄了浑身的力气,倚靠在宿舍楼的墙壁上,平复着紊乱的气息。

      刚刚还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模样,转眼间便恢复了斗智,看着这样的冷清秋,夏侯佳竟没忍住咯咯咯的笑出了声来:“呵呵呵清秋,我真后悔没把你刚刚的样子拍下来,从小到大还真是少见你这副吃憋的模样,简直太可爱了!哈哈哈”

      说着,夏侯佳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形像,更加肆无忌惮的取笑起冷清秋。

      对此,冷清秋嗔瞪了眼夏侯佳,一把拉过行李箱,赌气似的留下一句话,便朝着宿舍楼内走去:“好啊你,居然还取笑我,不理你了!”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自然对彼此的脾气秉性再了解不过,知道冷清秋并不是真的生气,夏侯佳连忙跟上冷清秋的脚步,勾肩搭背的朝着两人所分配的宿舍走去,讨好似的开口:“刚刚你没来,我初步了解下学校里的情况。要不要听?”

      “八卦女,爱说不说!”

      八卦女是冷清秋赐给夏侯佳的封号,从小学开始,学校里只要有个大事小情的,就没有她夏侯佳不知道的事。而且,八卦速度惊人,对此,连冷清秋都甘拜下风。

      而夏侯佳对这封号倒是十分满意,也自以为符合她的特征,朝着冷清秋嘿嘿一笑,神秘的开口:“卓子寒,大家称他为卓少,学校里的神话,传说中的风云人物,令无数少女为之倾心的不朽传奇。卓少不仅人长得帅,智商指数也是令人望尘莫及,据说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各科成绩均以满分示人,独一无二的学霸!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卓少人如其名,为人高冷,不喜欢与人接触。他身边只有一个朋友,就是刚刚他身边的那人。”

      “想不到他也不只是花瓶,还算有点内涵。只是他身边刚刚站了人吗?我怎么没注意?”

      听到冷清秋的感叹,夏侯佳递过去一个嫌弃的眸光。什么叫做还算有点内涵?人家明明很优秀了,好吗?如果此时冷清秋的话被人听去,免不了又要引起学校一众女生的不满与攻击。

      夏侯佳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人注意到她们的谈话,这才点了点冷清秋光洁的额头:“你刚刚只顾着拉我逃跑了,能注意什么?”

      想起刚刚的情景,冷清秋尴尬的吐了吐舌头,耳边已经再次传来夏侯佳的提醒:

      “不过,今天这件事说不定真的得罪了江寒雪,其实原本这也没什么,只是江寒雪有个弟弟叫江朗。学校里有名的刺头,与卓少同在二届三班,江朗每天除了逃课就是上课睡觉。对此,班主任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人家里有钱,为了孩子在这里能够过上太子爷一般的生活,江家父母每年都往学校里砸巨款,还美其名曰的称之为孩子们谋福祉,其实还不是怕他家调皮捣蛋的儿子在学校里受委屈?关键是学校里,对他们感到头疼的不止是老师,就连女孩子也是对他们绕道而行,避而远之。因为只要被他‘看上的’女孩子,或是得罪过他的人,就等着迎接各种变化多端的折磨手段吧!”

      夏侯佳的话使冷清秋突然停下了脚步,与夏侯佳对视了一眼,心中想着:敢情这江朗是学校里的太子爷啊?

      而夏侯佳则递过去一副‘你只能自救多福’的神色,白皙的手拍在冷清秋的肩膀上,流露出无尽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