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Part2  你也喜欢我?

      “这女生是谁啊?哪个班的?如此公然与卓少作对是不想活了吗?”

      “初生牛犊不怕虎,没看到是新生吗?还拉着个行李箱呢!真不知道她是白痴?还是故意想要引起卓少的注意?”

      “真是自不量力,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所有诋毁猜忌的声音全部传入冷清秋的耳中,就连原本感激冷清秋为她打抱不平的江寒雪,在听到这窃窃私语的评论后,也是一双眸光怨毒的瞪向冷清秋。

      周围人议论的声音越来越肆意,当事人却冷眼旁观着一切,像是在等着看冷清秋的笑话。

      “你!”

      冷清秋刚开口,便感觉到头顶上罩下来的阴影,随之而来的是眼前放大的面容,比女生还要细腻的皮肤,浓眉大眼,轮廓分明。

      如此近的距离,令冷清秋也一时之间,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这样看似暧昧的动作,看在围观人的眼中是深情对望,只有冷清秋能感受到卓子寒自身所散发出来的威严,以及那双可以穿透人心的冷眸。

      冷清秋这才开始后悔她不经大脑的举动。可如今局势已定,即使心里已经开始发虚,也并不打算在气势上败下阵来。

      就在这时,悠然自得的声音再次传入冷清秋的耳中,令冷清秋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这么愿意管我的闲事,难道你也喜欢我?”

      见过自恋的,却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她只是路见不平,仗义执言好吗?外面每天那么多做好事的人,难道都喜欢他卓子寒不成?

      蛇精病、自大狂、变态!

      冷清秋在心里将卓子寒骂了千百遍还觉得不过瘾,眸光不甘示弱的回瞪着。

      围观的人群中,有羡慕的,嫉妒的,不屑的,神色各不相同,这无数带有明确目的眸光几乎要将冷清秋吞噬。恨不得与冷清秋对调,此刻受到卓子寒温情对待的是自己一般。

      “你是谁啊?凭什么认为我会喜欢你?除非我脑袋抽风了,再说,我为什么要喜欢你?真是自我感觉良好的自恋狂,神经病!”

      迫于压力,冷清秋已经顾不得其它,双手抵在前胸用力一推,想要从眼前的现状中自我拯救出来。

      卓子寒也没想到冷清秋这么大的胆子,会突然出手推他,身体不受控制的后退两步,深邃的眸光被危险的眯起,自身散发出来的冷厉也更浓烈了几分。

      感觉到卓子寒的异样,冷清秋小心的防备着卓子寒,却只看见他嫌弃的用手掸了掸冷清秋刚刚碰到过的位置。眸光淡然的从冷清秋的身上划过,玩味的说道:“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恭喜你,已经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谁想引起你的注意力?你这个……”

      越是与卓子寒接触,冷清秋越加的觉得卓子寒有妄想症,引起他卓子寒的注意,真不知道是她冷清秋的幸运?还是不幸?搞得好像谁都必须要喜欢他一样!

      就在冷清秋继续想要回怼的时候,从另一侧响起了惊呼声,那女生小心翼翼的闪进包围圈,当看清了面前的是冷清秋时,连忙小跑过去:“清秋,你怎么还在这里,老师到处在找你呢!快走,卓少好,你们继续哈!”

      说完,不顾冷清秋的反对与挣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拉起冷清秋便围观人群外走去。

      此时跑进来拉走冷清秋的,正是冷清秋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夏侯佳。今天新生报道,两人本约好在宿舍楼集合,却迟迟未见冷清秋的身影,夏侯佳只得跑出来寻找,却没想到看到那样劲爆的一幕。

      夏侯佳简直不敢想,如果不是她拉着冷清秋,接下来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更恶劣的事,想到沿路听到的传说,夏侯佳都忍不住为冷清秋捏了把冷汗。

      可冷清秋对此事却不自知,哪想到是闺蜜解救她于水火之中,还不满意的嘀咕着:“佳佳你拉着我做什么?刚刚那人他……”

      直到拖着冷清秋走出去很远,已经没有人注意到她们,夏侯佳这才停下了脚步,长长吁出一口气,点了点冷清秋光洁的额头,无奈的开口:“你这个惹祸精,你知道刚刚是谁吗?你说人家表白,你跟着跑去掺合算怎么回事?知道的是你好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故意接近卓少,到时候成为全校女生的公敌,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看着夏侯佳的神色略显严肃,冷清秋回头瞄了眼已经散去了的包围圈,嘟着唇不服气的开口:“你没看到刚刚那卓子寒是什么态度?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自大的男生?人家女孩子表白,他凭什么对她那样?我就是看不惯怎么了?还卓少?我看是卓衰还差不多!真搞不懂现在女孩子都是什么眼光,怎么会都喜欢这样风格的男生?一点男生风度都没有,十足的伪娘!变态!自恋狂!”

      冷清秋越说越气愤,根本没看到夏侯佳朝她挤眉弄眼。就连周围人投来异样的神色,在冷清秋看来,也是因为她诋毁他们男神的结果。

      “佳佳,你眼睛怎么了,不舒服吗?”

      似乎是没有得到回应,冷清秋这才注意到夏侯佳的变化,连忙走上前,想要为夏侯佳检查一番。

      “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多封号,不过伪娘是什么意思?还请解释一番!”

      身后传来幽幽的男低音,令冷清秋浑身为之一震,不可思议的转过身,便看到卓子寒出现在眼前。

      依旧孤傲的不可一世,嘴角勾起的弧度,似乎带着玩味的笑意。

      他不是应该……哎,还真是冤家路窄!

      “卓少,清秋没说你没说你!”

      夏侯佳看着冷清秋在关键时刻愣神,连忙走上前帮好友解释着。冷清秋也同时回过神,脑袋像小鸡啄米一般,点着附和着:“对,没说你!那个,你们先忙,我们先走了!”

      这一次轮到冷清秋脚底抹油,一边拉着行李箱,一边拉着夏侯佳,不假思索的朝着远方窜出去,留下卓子寒与同伴在原地。

      “寒,你吓到人家了!”

      看着冷清秋逃荒似的背影,就如同见了鬼一般,卓子寒被身边的同伴取笑着。

      “冒失鬼!”

      片刻,卓子寒才缓声吐出三个字,眸光从那背影上淡漠的收回,抬步朝着远处离开。

      而同伴则变幻了带有深意的眼神,嘻笑着追上了卓子寒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