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Part1  偶遇表白

      青春是每个人生命中一场色彩斑斓的梦境,那梦里有少年时期的叛逆,有可笑的骄傲与坚持,还有简单易懂的怦然心动,所有喜悦与悲伤都是那样纯粹。它在我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无可替代,再回首,却发现那是青葱岁月所留下的痕迹。

      站在青春里,遍地美好。就算那里的烦恼特别多,那里的遗憾忘不掉,可在你眼里,留白的青春,一样重要,一样美好!

      九月,又是一年开学季,庄谷市某学校又迎来了新一届的新生入校。

      一大批准新生们,怀揣着对未来的向往与憧憬,来到了一个全新的环境,陌生的校园,即将开始他们新的旅程,演绎属于他们自己的青春篇章。

      今天是新生报道的日子,刚步入学校门口便可看到各种励志、搞笑的迎新横幅随风飘扬。

      “插上理想的翅膀,扬起青春的风帆!”

      “地势坤,学姐凭智慧战胜白富美;天行健,学长以实力打倒高富帅!”

      “小妖精们,你们终于来了!”

      如果不是看着周围三五成群、结伴而行、有说有笑的同学们,冷清秋一定认为她误进了什么西游记的盘丝洞里。

      什么小妖精们?要说这学校里的学姐学长们,还真是脑洞大开,跳跃性的思维模式令人望尘莫及。

      一边欣赏着这些带有创意性的迎新标语,冷清秋一个人拉着大大的行李箱,走在人群中。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好奇的打探着这个未来要在此为之奋斗的新环境。

      此时的冷清秋身穿浅色牛仔裤,白色体恤松松垮垮的套在她略显单薄的身体上。柔顺的长发,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背着可爱的书包,加上她这张略显稚嫩的面颊,还真是三好学生的形象。

      就在距离冷清秋的不远处,呈现圆形的包围圈出现在冷清秋的视线中,里三层外三层聚集的同学,对着里面正进行的一幕指指点点着,相互窃窃私语着。

      “快走,快走,听说前面二届三班的江寒雪正在向卓少表白呢!”

      “真的?听说江寒雪之前本是叫江雪,因为对卓少一见倾心,而卓少的名字中有个寒字,所以她也改了名字,只为了与卓少更般配!”

      “也不知道江寒雪这次表白能不能成功,如果卓少都名草有主了,这可让我们这些人怎么活啊?”

      “公然抢走我的男神,江寒雪,她以后就是我的敌人!”

      身边不断经过,跑向人群聚集的学姐们,口中还在暗自惋惜,仿佛是自己最珍视的人被抢走了一般?

      冷清秋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到哪都少不了花痴少女!真不知道,长得好看,是可以当钱花?还是可以当饭吃?

      对于这样的事情,冷清秋根本毫无兴趣可言,继续悠然自得的拉着箱子去新生处报道。

      可冷清秋还是低估了这些八卦少女们的能力,原本不想靠近去看热闹的冷清秋,也被蜂拥而至的人群,带入热闹的包围圈内。

      人群之中,一名身穿米色连衣长裙的女孩子,皮肤光滑白皙,披肩长发柔顺的垂在两侧,一双有神的大眼睛,正美目含情的望着正前方,面无表情的男孩儿。不用想,这便是传说中告白的江寒雪。

      再看对面的男生,白色帆布球鞋,蓝色的九分亚麻长裤,白色衬衣,袖口被随意的挽起。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眉眼,精致的五官,完美的轮廓,连冷清秋都觉得面前的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当然,请自动忽略男生那清冷的不带有任何表情的容颜。

      ‘难道这年头男生都依靠耍酷来提升人格魅力?’

      冷清秋一个人暗自在心里诽谤着,一边还在诧异,长得那么好看的女生,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面瘫男?简直没天理!

      “卓子寒,我喜欢你,从入学开始,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喜欢你,早已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无法割舍,也无法取代。希望你能接受我,给我一个机会!”

      卓子寒?江寒雪?这两人在一起,真是自带冷空气啊,处处透着寒冷!

      就在冷清秋一个人神游云宵的时候,江寒雪突然开口,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束红色的玫瑰花,就如同她的性格一般娇艳似火,令人无法抗拒。

      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说不定这所谓的男神早就看上了这江寒雪也说不定,电视剧中,此时男生不是应该深情款款的说‘应该是我请求你给我个机会才对’吗?

      冷清秋像是早已看穿了结局一般,刚要转身离开,便听到身后传来清冷且带着质疑的声音:“喜欢我?”

      冷清秋显然没想到男生的回答只有简单的三个字,转过身便看到男生眸光中不屑一顾的神色。

      “是的,喜欢你的风清云淡,喜欢你的眉心紧锁,喜欢你的全部。你喜欢安静,我可以乖乖呆在你身边;你喜欢旅行,我可以陪你去登山,只要你喜欢的事,我都愿意陪你去做!”

      “我们很熟吗?”

      这一次,还不等江寒雪的话说完,男生像是失掉了全部的耐心,冷声打断她的话,沉声问道。

      前后桌一年,卓子寒居然问他们相熟吗?

      还有什么比这更残忍的拒绝吗?还是当着新一届新生入校这么关键的时候,这么多人的面前,丝毫不顾及她一个女生的脸面。

      一时间,原本甜蜜的告白,突然变得有些诡异。

      江寒雪面红耳赤的站在原地,双手紧紧抓着鲜花的包装袋,骨节泛白,宣泄着她此时紧张的心情。

      面对卓子寒的态度,周围看热闹的人眼中闪现出讥讽,指指点点的评论更加肆意,仿佛一切都是江寒雪自不量力的结果。

      而卓子寒却对此并未怜惜,淡漠的神色从江寒雪的脸上划过,不再停留,潇洒的转身离开。

      或许是同为女生,也或许出于对江寒雪的同情,冷清秋的眸光中闪现过一抹愤怒。

      在卓子寒即将擦肩而过时,手臂横伸挡住了卓子寒的去路,眸光毫不畏惧的瞪向卓子寒:“同学,难道老师没教过你要懂得尊重别人吗?”

      卓子寒因为冷清秋的动作而停下了脚步,双手闲散的插在口袋里,侧眸瞥了眼冷清秋,并未开口,而是绕过她再次想要离开。

      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奚落向他表白的女孩子,枉费这些花痴女这么喜欢他,究竟有没有点绅士风度?

      原本冷清秋就在为卓子寒的表现而不满意,看到卓子寒此时对她熟视无睹,冷清秋气急的再次走上前,挡在了卓子寒的面前,继续说教着:“喂!我在和你说话你没听到吗?”

      这一次卓子寒不得不再次停下脚步,正眼打量起眼前敢挡住他去路的小丫头,明亮透彻的双眸,长长的睫毛微微卷起,肌肤光滑透亮,长发被高高的束起,一副清纯可人的模样。

      只是这智商实在令人堪忧!卓子寒淡然的收回眸光,惜字如金的吐出两个字:“有事?”

      “我说同学,人家女生在和你表白,你就算不喜欢人家,也没必要这么绝情吧?如果给人家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你负得了责吗?”

      江寒雪原本就觉得委屈,此时听到有人为她打抱不平,眼泪更是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眸光中带着期盼的再次望向卓子寒。

      而卓子寒却依旧不为所动,饶有兴趣的看着冷清秋,深邃的眸光波澜不惊,沉声问道:“与你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