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001 第一高中

      第一高中,一座有着优秀历史的高中,在全国都有着极大的名气,每一个学生都想要进入这所高中,只要进入这所高中,未来的人生一定会极为的辉煌。

      每一个进入这所高中的学生,都需要靠自己的成绩考进来,最厉害的是,这所高中是面对全国招生,只要你学习成绩足够优秀,你就能够考入这座高中。

      但同时,你需要竞争的不是一个城市或者一个省的学生,而是一个国家的学生,想要考取这座高中,那就必须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以及拥有超越常人的脑力。

      在这样的一所极为优秀的高中里面,每个年部都有这样一个六十人的班级,这个班级里面的学生,就是所谓的特殊学生,要么是成绩无法达标,因为家里有钱进入的学生,要么就是有一些特长的学生,他们被统统的塞到了这个班级。

      在外人的眼中,这些孩子都是无法成才的孩子,他们要么就是性格有缺陷,要么就是学习成绩极差,要么就是痴迷于某项游戏或者运动,他们与第一中学格格不入,他们只是别人眼中的废柴而已。

      这个班级存在的唯一原因,只是因为学校需要资金,和一些在非学习方面很突出的学生,让外界认为学校并不是除了学习以外一无是处的,毕竟作为全国唯一的第一高中,任何事情都要争取第一。

      这个顺序名为五班的班级,在这样一个只知道学习和成绩的学校之中,完全成为了一个异类般的存在,虽然这里面的很多学生经常代表学校参加活动,不过在学校里面,却没有人对此感兴趣。

      数学课的课堂上,老师正在无精打采的讲着课,给这些笨蛋讲数学,完全就是在做无用功,底下已经睡了一大片,还有拿着手机玩游戏、微信的学生。

      数学老师都已经懒得管了,这些个笨蛋,即便把他们全都叫醒,这些笨蛋也听不懂老师到底在讲什么,他们也只是出工不出力,数学老师早已经不爱管他们了,所以他继续自言自语讲着自己的几何。

      对于每个年部的五班,每一个老师都采取的是放任自流的态度,没有老师会去管这些学生,在一年五班的上课的数学老师也不例外。

      “叮铃铃”的下课声响起,数学老师匆匆离开了,不用学生告别,他也知道这些学生不会和自己告别,这个班级依旧如同上课一般的死寂。

      虽然有的学生站起身来离开了教室,但是留在教室的学生还是占了大多数,睡觉的依旧在睡觉,玩手机的依旧在玩手机,玩掌上游戏的依旧在玩掌上游戏。

      一年五班的这些学生,在一起半个学期了,却互相并不熟识,他们之间甚至都没有说过几句话,陈曦坐在最后一排,双脚放在桌子上,他的整个身体压着椅子倾斜下去,椅子靠在墙上,陈曦就那么呼呼大睡着。

      陈曦的头发稍微有些长,额头前的刘海是斜的,给人的感觉是很干净帅气的,他的眉毛很长,嘴唇也很红,五官在男生之中也算是精致的,最让人在意的就是陈曦那细长的手指,任何一个人看过都会想,如果他不弹钢琴真是可惜了,唯一有些违和的就是陈曦头上的黄色头发,这昭示着他不良少年的身份。

      陈曦睡的很香,对于他来说,上学就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他本身也是不想上学的,只是迫于压力,他才不得不在这里消耗时间,除了消耗时间,他的人生也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了。

      就在陈曦有些微醒的时候,一首歌曲传入了陈曦的歌,听到这首名为《39度》的歌曲,陈曦莫名其妙的变得烦躁起来,坐在陈曦的前面是一个一头黑顺长发的女生,她的蓝牙耳机里面正播放着这首歌曲。

      陈曦将双脚从桌子上放下来,他拍了拍那个女生的肩膀[拜托你,听歌的时候能不能稍微小点声。]

      女孩将耳机摘下,她回头看了一眼陈曦,她的眸子是那么的黑,五官组合的极为精巧,让人一看就过目不忘,而且让人越看越想看,就像欣赏一件精巧的艺术品一般。

      女孩不耐烦的看着陈曦[你是谁?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的,有多远给我死多远。]

      陈曦看着女孩良久,想了想,自己的确没有权利干涉女孩,更何况女孩听音乐的声音也不是大,自己只不过是不喜欢听到这首歌,又何必要和一个女生一般见识呢。

      虽然心里的烦躁已经过去了,不过陈曦的嘴上还是不能服软[臭女人,我可是不良少年,你给我闭嘴,你的音乐声吵到老子了,老子都没有办法休息了。]

      黑发女孩鄙视着看着陈曦,眼神中充满着不屑[打架这件事情,我还从来没有怕过谁,今天晚上,学校门口见。]

      陈曦怒视着黑发女孩,之后突然大笑了起来[老子从来都不打女人。]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打在了陈曦的脸上,陈曦刚想要动手去打黑发女孩,却停手了,不打女人是陈曦从小到大的准则,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会对女人动手。

      陈曦愤怒的一脚将桌子腿踹断了,转身离开了教室,滚烫的脸颊,让陈曦有充满了一肚子火,所有的学生见到陈曦,全都很自觉地闪出了一条道路。

      陈曦将双手插在口袋里面,目露凶光大步流星的向天台走去,这座学校的学生,很多人都不认识陈曦,可是见到陈曦头发的黄色,以及陈曦走出的班级,大家就知道,陈曦是一年五班的,而且还是一个不良少年。

      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是黑头发,除了身体生病的,就只有故意将头发染黄的人了,那些故意将头发染黄的人就是不良少年了,至少在这座学校学生的心里面就是这么认为的。

      陈曦一脚将天台的门踹开,每一座学校都有一座天台,不过出于安全的考虑,这些天台可都是上锁的,不过陈曦自有他的办法,他与教导主任达成了交易,只要他上学的时候,天台就会是打开的。

      对教导主任来说,留下他在教室捣乱,还不如让他一个人在天台上自生自灭呢,陈曦躺在天台上,享受着阳光温暖的照射,虽然天台上的地面上很脏,不过陈曦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反正衣服脏了还是可以洗的,舒服对陈曦才是最重要的。

      烦躁的心情终于消散下去,只要混过这三年,自己成年了,就马上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就可以脱离那个家了,到时候自己想做什么就不会有人阻拦自己了,陈曦一边计划着自己的安然,一边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曦终于睁开了眼睛,伸了一个懒腰,晚上才是陈曦最喜欢的时间,陈曦站在天台上看着陆陆续续放学回家的学生们。

      第一高中从来不上晚自习,能够上这座学校的学生,都是自控力极好的学生,他们的学习根本就不用督促,既然不用督促,学校也没有必要将学生留下来上晚自习,让他们回去自习效果更好。

      由于这些学生都是从全国各地来的,所以很多学生选择住校,也有一些学生选择在外面租房子,住校的学生在吃完晚饭之后,还是可以回到教室里面继续学习,学校的宿舍楼只是用来休息的。

      陈曦就是在外面租房子住的,他租的房子是一间普通的两室一厅,因为那座楼毗邻九十九中,总有不良少年斗殴,没有人愿意住在那里,房东这才愿意租给陈曦。

      九十九中的学生大多都是在那里混日子的,不仅老师已经放弃了他们,就连家长也不对他们抱什么希望,那座高中可以被称为不良少年的聚集地,能打仗的不良少年全都聚集在那里。

      第一高中与九十九中距离只不过五条街,九十九中的很多不良少年经常到第一高中的门前来看女生,因为九十九中的名声,很少有女生会去那里上学,虽然男女分校这种事情,已经废除了很多年了,可是九十九中已经变成了彻彻底底的男校,连女老师都没有几个。

      毗邻九十九中那片住宅区也很乱,很多原住户都搬走了,而不愿意继续住在那里,不然的话,陈曦也不可能租到那么便宜的房子,他只能够到学校里面住。

      陈曦走出校门的那一瞬间,见到坐在他前面的黑色长发女孩,女孩被几个打扮另类的不良少年围住,这些不良少年穿着九十九中的校服,一看就是专门来堵女孩的。

      很多第一高中学生家长,都会选择来接自己的孩子,不被接的孩子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住校,一种就是家里不喜欢管的孩子,否则的话,只要是女孩子,家长不管再忙,都会来接的。

      不过即便女孩的妈妈不在场,那些不良少年也不敢去招惹女孩,不良少年与黑社会和罪犯是有本质区别的,不良少年只是一群好打架,在社会游荡的孩子,他们做的事情并不是罪大恶极的事,也不会触犯法律。